? 聽兩個股權眾籌創業者聊早期玩家、下輪退-中商情報網
研究報告IPO咨詢聯系我們 訂閱

聽兩個股權眾籌創業者聊早期玩家、下輪退

眾籌來源:時間:2016年01月21日 17:00 編輯:中商情報網

近來,股權眾籌頗受媒體關注,有新美大Pre-IPO眾籌、有徐小平評價:“股權眾籌是一種操弄”。過去的一年,我們經歷了股權眾籌從冷門到熱議,有的科技媒體把股權眾籌當作變現的商業模式,有的機構把股權眾籌當作公關的渠道,還有許多創業者寄托著職業的理想。

這是一篇稍顯特殊的訪談,訪談對象是兩個人:創業家旗下股權眾籌平臺牛投CEO郭海峰,股權眾籌平臺風投俠聯合創始人李黎。

就股權眾籌來說,各家資源優勢不一,機制、玩法、人群也相差甚遠。恰好這兩家都是以固定社群為募資渠道:牛投背靠創業家媒體和黑馬會這一創業者社群資源;風投俠只面向中歐商學院的校友。即便同樣是以社群為土壤,兩家開出的花也截然不同。

不聽一家之言,我們想聽聽從業者之間是如何探討股權眾籌模式的?各平臺不同玩法背后的邏輯是什么?以及這個行業走過哪些坑,又可能面對什么?

一、2015,股權眾籌進入大眾視野

問:2015,股權眾籌領域最大的變化?

牛投CEO郭海峰總結:“2015年股權眾籌開始進入創投圈的大眾視野,知名玩家入場,更多的創業公司參與到這種方式當中。”

主流機構介入:京東、36氪、牛投等原來創業生態鏈上有影響力的機構。

政府開始規范:正式承認合法性,認可趨勢:“公開、小額、大眾”。雖然沒有正式從法律層面規定股權眾籌的合法性,但是從趨勢上是認同的,并且默許幾萬甚至幾千塊的起投額度(如果劃歸私募,規定必須100萬起投)。

默默死了很多創業平臺,新來的忽悠大軍也多,因為出事太多了。

二、領投人從哪來?挖掘中堅力量vs舉辦投資學院

現在市場普遍采用Anglelist領投加跟投的模式。對于平臺而言,主要需要經營三類資源:投資者、領投人和項目。無論天使、VC還是眾籌平臺都在爭搶好項目,而各平臺的項目來源,因優勢不同,差異較大。

問:領投人承擔著對項目的核心判斷,還要靠自己的判斷去吸引其他投資人,是眾籌環節的智力擔當,平臺篩選、培養領投人邏輯是什么呢?

牛投郭海峰:我們希望領投人有投資經歷,最好投過成功退出的項目,至少是項目融到下面幾輪。

風投俠李黎:光有錢不行,首先是投資專業人士、有成功的案例,他們有個人的影響力,是投資圈的大V,例如紅杉這種大機構的投資總監。我們希望借助我們的力量,為他們的個人影響力變現。我們希望從盡調、投資到維護跟投人,以及后期的投后管理和退出,領投人都要負責全過程。

對于領投人資源,兩家平臺采用了不同的策略去經營:

牛投沿襲了創業家辦學的傳統,組織了投資人培訓學校,郭海峰介紹:“這個課程跨度8、9個月,共上10課,學費每人6萬塊。這個學校一晚上就招募到了130個學生,大多來自傳統行業,大老板們現金流充裕、創新無望,希望去學投資。其次就是二三線城市基金的投資經理,底子比較差。”#生生又賺一道錢,能玩

而風投俠上的領投人主要有兩種合作模式。李黎說:

大V。現有27位認定的領投人,基本上都是各個機構的合伙人。比如說我剛才提到的各個創始人,都在圈內已經是很成熟的大V了,相當于對他來說是一種新的募資渠道、新的投資方式,我們跟他在共同開拓市場。

簽約領投人。我們要從傳統投資中挖掘、培養簽約領投人,他們在機構里缺乏足夠的上升通道、投票權和分成,同時擁有投資專業技能。我們成立母基金,幫他解決募資問題,讓他施展投資價值,享受更多收益。他們會成為風投俠平臺上獨立的IP、大V或者工作室,樹立個人品牌。除了看項目做競價報告之外,任何事情都是平臺幫他做,包括募資、跟投人的管理,投后,法律和審計的支持。

牛投背靠創業家有辦學的傳統和經驗,能夠請到大咖老師,這個方向有良好的變現能力,未來也可以期待他們成為平臺的儲備力量。而風投俠依托中歐校友,優勢是良好的募資能力,只是平臺本身缺失領投人去尋找好項目,所以目前大力挖掘平臺自有人才。

三、大眾還是精英,誰才適合投資股權?

雖然證監會一直強調:“小額、公開、大眾”,但還是很多人敲響了警鐘“寡婦的錢不能要”。而這兩家基于“高凈值社群”的平臺更是強調這一點。郭海峰強調:“股權投資的高風險,不是所有有錢人都能成為股權投資人,不是什么錢都能要。”

美國大眾參與的前提是有嚴格的財產審核制度,專門法規對不同資產能力的人,投資股權的比例作出了明確的規定。國內沒有這樣的法規,只能依靠平臺去挑選投資人。國內平臺普遍做法是提高準入門檻,提交一定數額的保證金才能參與。幾千塊保證金仍然擋不住想要投機一把的人,真正令人擔心的是項目一旦失敗,這部分投資者是否能理性認栽,再現泛亞投資者圍攻宋鴻兵的場面就太難看了。

李黎表示,風投俠考慮的是誰更適合成為“股權眾籌第一批參與者”:“我們認為他需要具備兩種屬性:最好是全具備,要么具備其中之一。有投資能力,比如風投機構的投資經理一樣,其次是敏銳、對行業有判斷。特別有錢,他虧得起,機構里95%的項目也是虧的。在股權投資里面是沒有長尾效應的,社會95%的財富就集中在5%的人手里,普通的老百姓去存銀行或者是去理財產品就可以了,花幾十萬投一個項目失敗率太高的。所以風投俠最開始切入中歐校友這個小眾群體。”

四、眾籌平臺由投資人群劃分

背靠社群乘什么涼?

上文提到,牛投和風投俠都有更為穩定的投資群體,這類基于熟人社群的模式,有穩定的募資人群。而熟人之間對投資判斷信息更多、更容易產生信任,而不是單純依賴領投人的名氣。當然也有質疑:社群里又有幾分真社交呢?

李黎表示:“社群非常適合股權眾籌的初級階段,加速投資者對項目的認識,甚至能為項目輸出資源。待投資人體系完善,就能發展到大家在規范體系下,共同看好一個項目而投資。”

“天使投資要么對人熟,要么對事熟,社群能讓你更快地對人形成判斷,投資人群會形成信任鏈,也就是強關系。”郭海峰補充,“不依賴熟人關系,就需要更好的產品去展現。目前國內股權眾籌平臺都是手動撮合交易,事先在微信群里溝通。如果產品有更好的社交功能,就能更好產品化,讓更多投資人參與進來,在線上解決問題。”

李黎還提出,眾籌帶給項目的不僅僅是資金,更多的LP還可以提供給項目更多資源,扶持項目走下去,這個效應在中歐社群里非常明顯。其實現在也有很多機構創新,也把自己的LP資源拿出來,對接一些項目。李黎認為:“更多的是開放與嘗試,機構為什么要嘗試,解決焦慮。這是一種抵抗,我覺得股權眾籌是最徹底的變革方式,機構做法只不過是過渡,未來還是一個共生的模式。”

我們可以看出,二者基于精英社群的股權眾籌,有較良好的募資能力,投資者對風險相對理性。但社群關系多靠社交關系維系,難以做大。

郭海峰:眾籌平臺未來會以投資人群劃分

“慢慢地股權眾籌平臺我覺得未來會以人群劃分,投資人的人群不在和種類不同,是一個很重要的特點。”郭海峰對“主流玩家”的評價如下:

京東眾籌屬于一級電商流量推動的,所以籌資能力比較強,上面的都是高凈值人群比較多。然后玩法上來說,是綁著機構走,一級流量驅動。像京東除了流量以外,還有巨大的電商平臺的銷售能力,它也在充分利用這點,所以會導致兩個優勢:籌資的籌資能力強和對硬件類的產品或者是商品類的產品,實物類的會有優勢和吸引力。

36Kr擁有10萬量級的活躍注冊用戶,它以專業VC里面的投資經理為主要股權眾籌投資用戶。它的優勢在于聚集了一批早期互聯網類的創業項目,有一些種子期的項目,所以,可能投資經理在36Kr更多的是投一些早期項目。

黑馬擁有數量級在一萬左右的線下熟人社群圈子。從項目的來源上說,這批人以連續創業者居多,傳統行業出身的居多,現金流好的項目居多,上來就是掙錢的,不是早期互聯網項目,風險減小也不需要大量資金去補貼。

媒體背景:牛投VS36氪

同樣基于媒體的股權眾籌平臺,郭海峰還詳細分析了36氪和牛投策略上的差異。郭海峰在談話中介紹了牛投的許多具體策略,集中展示如下:

跟投人利益排第一,其次是領投人,最后才是平臺,再最后是創業者。領投人會拿carry,一般有15%、20%,平臺和領投人分成一般占10%。原因有很多種,還是黑馬本身就是優質項目源,所以這個項目是我推給他的,讓他領投的,不是他要領投到我這兒來的,因為黑馬有好項目源。如果你沒有好項目源的話,你只能跟著領投走,以他的利益和模式為中心,相當于整個平臺為領投人打工的感覺了,就是利益綁架。所以,長期來看牛頭更強調個人領頭,排斥機構。

占15%就可以當領投人,但實際操作中,遇到融資額比較大的項目,我還是要求領投的占比更高一些,平臺上跟投比例也就是100萬到200萬,占項目的份額最好在5%左右。

實際情況下,牛投的項目都是確定了領投,再拿出一部分來做眾籌。很少項目是在沒有領投人的情況下,再去尋找領投人和再去做DD和其他的調研。

牛投會參與更多盡職調查和服務,更多控制流程和參與利益。

平臺成立半年完成了20多個項目,但現在步伐還不夠快,明年還會加速,100個是不成問題的。但每個我都拿出100萬來眾籌,最多不超過300萬,故意控制風險。份額也切小,單份10萬以上的不多。

而他認為:“36氪主要聚集在投資經理資源,這部分人之間沒有基于平臺的社交關系,因為陌生人投資環境,大家自然信賴知名機構領頭的項目,但實際上這不利于長期股權眾籌模式長期的發展。”

筆者看到36氪上的項目,領投人所占比例在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為主,更多的份額由普通投資者承擔。作為領投方,如果對項目不是特別信任,當然希望分散風險,撬動更多的資金拿下項目。

郭海峰還補充道:“現在的36氪也好,京東也好,就是過于依賴領投人,在利益設計和一些責任分工上面也偏向領投人。但是其實眾籌最大的利益方是跟投人,如果跟投人賺不到錢,整個游戲就沒得做了,而不是領投人。”

五、下輪退、對賭,是創新?還是殺雞取卵?

其實領投人本就是股權投資里的玩家,而之所以存在眾籌平臺,就是要尋找合理有效的方式,把場外分散資金引入進來。項目和領投人好比是平臺在備貨、包裝,重點還是要讓場外投資者來買單。36氪股權眾籌主打下輪退,360股權眾籌讓項目下輪股指來決定眾籌投資人收益,58眾籌網眾籌研究院趙科源博士還提出要剛性兌付。

問:各家平臺這一系列的創新,看似給了投資人更多保障,實際上對整個行業是否理性呢?

郭海峰:“市場本來就是這樣的一個現狀(發展較慢,參與者少),但是大家又都不愿意被落在行業發展的后面,所以都想跑得快,都想去上規模。整個市場不成熟,投資人需要教育、需要培育、需要學習,教育成熟的投資人的情況下所以這個里面真的是節奏和策略很重要。”

李黎:“政策里小額分散要警惕的是小額投資人的抗風險能力,是不兜底的有限責任,項目清算了沒有償還能力。”

當被問及如何看待36氪等平臺“下輪退”創新時,郭海峰表示:“我覺得這個事兒不好操作,如果你的比例比較大的話,這個是很難成的,超過5%、10%是不可能的,1%到3%是可能的。特別是在跟投人的比例很大,情況下強迫下輪退出對于創業者的傷害比較大,我就融到了800萬,你一退要給你600萬這不是開玩笑嘛。”

“但是不能把股權眾籌完全等同于天使投資。”郭海峰認為,跟以前天使投資人、VC機構的邏輯、能力還是不能完全地等同,有兩點:1)他們是機構或者是個人的話,資金體量大能分散到幾十個項目里,成一個就行。個人沒有沒有資本和精力去分散風險;2)機構能等5到7年,而個人的心理預期都在2年以內。

對于投資者來說,股權眾籌也不過是理財方式的一種。而奉勸投資人的原則是:首先能退,時間優先;回報第二。

最后郭海峰承認,“36氪在推下一輪退出,其實我們也在這么做,只是我們沒說,我們是在下輪或者是最遲下下輪全部退出。所以牛投上項目,80%眾籌總額都是100萬到300萬,還有50萬的,占比不超過項目股份的5%。(36氪上許多項目眾籌部分超過二分之一,甚至三分之一)我們是領投人不退,跟投人退。下一輪要退的少,就容易退,領投人可以繼續持有。”

至于“下輪退”這種平臺承諾的可行性,李黎表示,“雖然現在很少有項目能拿到不涉及對賭和回購條款的協議了。實際上,協議也沒有絕對約束作用,而是創始人承諾支持,具體到了下一輪新的投資方是話語權最大的。項目死掉是追究有限責任,所以即使簽訂了協議,也不能保證投資人的收益。但歸根結底好項目總能退出,項目不好是跑不掉的。”

六、2016,該交答卷了

郭海峰:因為的確是還沒有一個被驗證過說是OK的,因為大家現在還沒有到集中的退出期,投資人的賺錢效應都沒有出來,我相信到2016年年底就可以來比了。

李黎:到了2016年,最賺錢的平臺,成功率最高的平臺等等各種比較就出來了,回報最高的項目之類的。從發展來說,從2015年的夏天開始有一些募資開始,數量上漲了很多,可能對多數的項目來說,一年到兩年會到一個比較集中的退出季。到了2016年下半年,項目是好是壞,是死是活,一年差不多能看得出來,做得不好的也很難回天。平臺的經營壓力會在那個時候體現出來,下輪融資如何退出,死掉項目如何處理,合伙公司面臨清算等問題。

郭海峰:股權眾籌平臺最核心的是投資人,是不是幫他們賺錢?平臺做了多少的流水不太重要,因為是不是賺到錢只有到退出的時候才知道。開始每家都會吹項目好、是千挑萬選,退出的時候就知道投資人是不是真的有收益了。

更多>>圖文推薦
  • 做調研 買報告 就找中商
  • 要融資 寫商業計劃書 就找中商

中商情報網版權及免責聲明:

1、凡本網注明 “來源:***(非中商情報網)” 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2、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

3、征稿:中商情報網面向全國征集創業、財經、產業等原創稿件,并為創業者創業項目、產品、人物提供免費報道!中商創業交流QQ群:174995163  482217341

相關事宜請聯系:0755-82095014 郵箱:editor@askci.com

精華推薦
相關閱讀
大家都愛看